您的位置:首页 > 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:新封神宇宙的“美丽与哀愁”

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:新封神宇宙的“美丽与哀愁”

时间:2021-02-23 09:02:14 来源:剧情介绍

龙王三太子敖丙恐怕没料到,3000年之后自己要再被哪吒抽一次筋——不过这次的哪吒不再是那个手握乾坤圈、腰系混天绫的顽童,而是驾驶机车、身穿机甲的叛逆青年。在追光动画新作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中,承载哪吒元神的凡人青年李云祥,于贫富两极分化的“东海市”力斗龙族,帮助百姓推翻强权的同时重塑自我。

近年来国漫复兴,传统神话人物新解成为炙手可热的创作题材。《哪吒重生》剑走偏锋,将经典的“封神”叙事移植到现代社会,以原IP打底,加入工业、机甲、赛博朋克等元素,搭建出独具气质的二次元世界,其大胆前卫的创作理念令人称赞。

《哪吒重生》由《白蛇缘起》原班人马制作,该片美术设定亮眼,以场景设计为例,无论是烟火人间的东海市景、幽暗冰冷的东海龙宫,还是中西混搭风的悬崖医院、蒸汽机械风的新花果山,都有着独特的美术张力与美学自洽。

作为重要卖点,影片的打戏未让观众失望。全片有近十场精彩打斗,既有风驰电掣的机车追逐、公路拼杀,也有火花四溅的冷兵器对抗与神力对决;既有地面各类场景的自由切换,也有海底世界的视觉奇观,有效制造了“有人揍人、遇神打神、见车追车、上天入海”的爽感与燃感。

此外,追光动画的3D特效制作优势在《哪吒重生》中凸显。该片是继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《姜子牙》后,第三部有IMAX版本的国漫电影,其细腻的画面质感、层次丰富的细节呈现,都经得起更大银幕的推敲。

基于以上信心,在《哪吒重生》片尾追光动画透露了打造“新封神”宇宙的计划。这无疑令人振奋,但也成为《哪吒重生》的掣肘。

众所周知,“封神”IP是内容庞大、流变复杂的神话系统,为后世创作者提供了丰厚的养分,也带来诸多解读的困难。《哪吒重生》中涉及诸如截教、阐教的斗争,“封神榜”新旧秩序更迭的动荡,人性、神性的共存,求平等反强权的深意,青年的叛逆与成长等丰富主题。这本为叙事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,却也造成影片注意力分散、各主题浅尝辄止。此外,影片简单粗暴的故事线与非黑即白的人物设定,也拖了后腿。

然而,更大的危机在于主角定位的不统一性。《哪吒重生》套用类似“周处除三害”的故事模型,最后一害,除的是哪吒元神的肆意妄为与罔顾苍生。李云祥颠覆了“哪吒”宿命的预设,选择牺牲自己“为民请命”,他对哪吒身份经由发现、怀疑、试探到重新定义的过程,是整部影片的灵魂,这就需要创作者与观众对哪吒的基本形象达成共识。

作为国人耳熟能详的神话形象,哪吒的价值内涵有着复杂且矛盾的历史演变。在最初的《封神演义》中,哪吒更多是个毁天灭地的灾星;直到动画电影《哪吒闹海》诞生,他演化成舍生取义的少年英雄。《哪吒重生》中,创作者对哪吒元神的定位在《封神演义》与《哪吒闹海》之间摇摆不定,这必然会对观众的感情落点造成困扰。由此,作为哪吒元神对照面的李云祥的“重生”,就变得面目不清起来,进一步导致影片主题的割裂与错位。

如果没有强有力的故事和行之有效的人物内核,再炫酷的动作戏也会沦为打斗串烧,再强大的人物设定也会变得乏力,再大动干戈的视效也会变得徒有其表。参照今年春节档几部视效大片的市场表现,这恐怕不只需要《哪吒重生》一部影片反思,不只需要未来的“新神榜”系列汲取教训,也需要更多中国电影人在接下来的创作中,精耕深耕,寻求突破。

相关新闻

最新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