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9分钟烧掉4800万,林超贤和彭于晏加一块就是疯子!

9分钟烧掉4800万,林超贤和彭于晏加一块就是疯子!

时间:2021-01-13 15:01:04 来源:剧情介绍

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林超贤导演的风格?
或许可以用港产功夫片的一个术语:硬桥硬马。
打戏就拳拳到肉,大场面绝不含糊,每次呈现到观众面前的作品,都是一道硬菜。
从《湄公河行动》到《红海行动》,林超贤也证明了自己在票房上的号召力。
今年,林超贤的又一部力作《紧急救援》原定春节档上映,因为疫情影响,改在年底贺岁档与观众见面。
这是林超贤在《红海行动》后的首部作品,席卷了36.5亿票房后,他用更大的投资实现了自己在“紧急救援”这个题材里的野心:在一部电影里,拍摄四个大场面,能实拍就不用特效。
监制梁凤英与林超贤合作多年,《紧急救援》是她参与过难度最大、危险系数最高的一部戏,用她的话形容,林超贤和彭于晏加在一起就是疯子。

《紧急救援》,彭于晏
8000万美元成本,
是《红海行动》给的信心
《紧急救援》是林超贤拍完《破风》后接下的项目。
2015年上映的《破风》,体育题材,林超贤导演,梁凤英监制,彭于晏主演,在当年拿下了1.5亿票房。
梁凤英自评,这当然是一个不行的票房成绩,但却让很多投资方看到了林超贤的本事。
比如当时恒大就来找林超贤,问他能不能拍一部关于足球的电影。
“我那时候开玩笑说周星驰拍了《少林足球》,我们怎么突破呢,拍实在的足球队的故事,真的要做很多研究,一定要有一场比赛去推进,我们不敢答应”,梁凤英说,更重要的是林超贤也不想重复再拍体育题材,他每次都想尝试拍新题材。

《破风》剧照,彭于晏
《破风》还不足以证明林超贤在内地市场的票房号召力,所以当时投资方给到这个救援题材新项目的预算很低。
林超贤彼时看了一部关于救援队的纪录片,被深深打动了,虽然有拍的冲动,但现实的问题横亘在他面前。
首先是预算不够,制作上他没有把握,其次是水底戏的特效难度大,华语片在这方面缺乏经验。
林超贤想了很多种方法去解决这些难题,“我来来回回想了很多次,想过要不要只拍一个灾难,把最紧张的部分都放到Ending,前面就拍一些小灾难,这样可以减轻制作难度,集中资源去做一个Ending”,这个方案很快被林超贤自己否定了,因为很多好莱坞电影都是用这种传统的方法去处理的。
“如果很多人都拍过,我只是因为华语片没拍过,而去拍一个人家拍过的戏,也是没意义的,达不到我的目标。”

《紧急救援》,彭于晏
林超贤和梁凤英还去好莱坞看过一部科幻灾难题材的电影,对方很欣赏林超贤,希望和他合作拍一部亚洲的版本。那部电影里还有外星人,在最没有头绪的时候,林超贤甚至想过要不要用科幻的手法去处理紧急救援的故事。
《破风》之后,林超贤找了三四个编剧团队,写了好多稿剧本,有类似《破风》那样的热血青年版本,也有过上天落海的版本,当时还不叫《紧急救援》,叫《深海十万里》。
那时,公安部也在和林超贤谈拍《湄公河行动》,于是救援题材的项目就暂时被搁置了,梁凤英告诉投资方,不要着急不要催,这个故事要认真写剧本。
《湄公河行动》让林超贤成功成为内地市场的卖座大导,《红海行动》进一步奠定了他的行业地位。


林超贤在《湄公河行动》《红海行动》片场
这两部戏不仅让市场对林超贤更有信心,也为林超贤和梁凤英赢来了更多资源和预算。
《破风》的制作成本是1000万美元,《紧急救援》是9000万美元,也是《红海行动》的两倍。
“我再集中去想这个故事,已经是《红海行动》之后,胆量会大一些,也有更大的野心”,林超贤说,“我就跟制片人说,如果我们最后决定要拍这个戏,只可以按照现在这个想法,就是你们看到的这个版本来拍,因为已经几年了,如果还是觉得不行,那我们就终止这件事。”

林超贤在《紧急救援》片场
林超贤认为,《紧急救援》剧作的难点在于,不像一般警匪片有正反两派的冲突来推进故事。如果没有反派,如何让观众觉得主角面对了很大的难题呢?
导演亲自采访了三个救援队成员,编剧团队给他拿回了20多个人的故事,最让他感触的是这些队员们救人时的心路历程,特别是他们如何面对恐惧。
林超贤将恐惧作为电影的主题,然后用四个大场面来呈现主角与恐惧的搏斗。
片头钻井平台爆炸是第一个大场面,虽然只有九分钟,就花了4800万港币,而“紧急救援”这四字片名出现的方式,也花了40万。
“预算越大,我们的责任越大,导演的责任更大,我和导演并不享受一个项目拿了多少预算”,梁凤英说,“我一直跟老板们说,希望每一位老板找我们都是赚钱的,对于我们是艺术,对于老板是生意,即便是商业片,我们的故事也是要有艺术性的。”

能实拍,就不用特效
电影中四个大场面,制作难度很大,都需要特效的配合。
林超贤的想法是,能实拍的地方就用实拍,不用特效。
“我习惯了实拍,我很享受这件事,拍电影就是一班人一起去那个现场,才叫拍电影,如果都是用电脑来做,就算做得很好,我觉得享受不到拍电影的过程,所以能实拍我就实拍”,拍了三十多年电影,林超贤着迷于现场实拍带给他的满足感。
对于这样一个题材,实拍的难度是极大的,尤其是飞机迫降后紧急救援那段戏。
首先,剧组花了1500万港币从拉斯维加斯买来了一架真的空客飞机。
摄影棚位于墨西哥,是当年卡梅隆拍摄《泰坦尼克号》的水棚。

难点在于将飞机从美国运往墨西哥的摄影棚,梁凤英要求运送整架飞机,不可以切割,最多拆卸掉机翼。
运送难度大,单程的运费就要200万港币,“而且因为是从美国买的东西,用完了要运回去的,不能随便扔了,我们当时还开玩笑说不如扔进太平洋吧,所以光是运费就花了400万港币。”
其次,为了达到飞机迫降时的震动效果,剧组要用起重机把飞机吊起来,再用震动机来震动。
起重机用一次就要24万港币租金,总共花了300万港币,还要再花300万港币租一部震动机。
为了符合安全准则,飞机里的乘客是剧组很早就选好的演员,逐个称重,再计算好剧组人员和设备的重量,一定不能过载。
起重机不能泡在海水里,剧组还得在40尺深的水池里搭好石柱子,然后把起重机停在石柱上,这又要花费50万港币,“起重机都是墨西哥当地人的,他们是全家人一起来盯着这个起重机,虽然都是小事,但这些都很重要,如果有损伤我怎么赔啊”,梁凤英说。

拍完这些整架飞机的戏份,接着就是飞机断成三节后的段落了。
剧组一边拍,一边切割飞机,飞机迫降后内部座位被挤压的效果,美术组做了两个月。
林超贤看了很多关于飞机事故的资料,有一次海上迫降后机尾断裂的真实案列,给他提供了参考。
“我们想用科学的思维,而不是单一的电影创作思维”,林超贤说,飞机事故后的效果,他都希望做到真实,所以请教了一些科学家。
曾凭借《加勒比海盗》《蜘蛛侠》《珍珠港》等多部作品多次获得过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的现场特效指导John Frazier也给剧组很多帮助,John已经七十多岁了,梁凤英和林超贤在片场习惯叫他“爷爷”,飞机迫降如何运动、激流的浪如何打等等,都是他参与设计的。

林超贤、彭于晏在《紧急救援》片场
在梁凤英看来,整部戏最困难的地方就是如何把特效加进实拍,并且做到很逼真。
好在《紧急救援》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特效团队帮忙,而这次的合作是让林超贤很满意的。
有一个视效总监是移民加拿大的伊朗人,在伊朗拿过很多奖,到了加拿大又中了900万的彩票,虽然可以退休过有钱人生活了,但因为对电影后期有热情,这个人不但继续工作,还开了学校培养人才。
“导演每次跟他提什么要求,他都说可以,然后24小时内就会给到一个新版本,而且每次都有新进步,所以和这班人合作很开心”,梁凤英说。

“只有彭于晏才会这么做”
克服恐惧,是林超贤和梁凤英在拍摄《紧急救援》时一直面对的难题。
天然气运船爆炸那段戏,火和爆炸基本都是实拍,在梁凤英的记忆中,当时几乎整个摄影厂都是火,摄影师鲍德熹要穿着防火服进去拍,才能抵抗高温。

《紧急救援》片场,梁凤英、鲍德熹、王彦霖、林超贤
《紧急救援》剧组动用了上百件防火服,每一件造价大约十几万,烧了三次就要报废。
有一场戏是火追着彭于晏,身后不停爆炸,梁凤英和林超贤商量了很久要不要真拍,鲍德熹也觉得如果烧到演员就太危险了。
面对未知的恐惧,彭于晏问梁凤英,“Candy姐,你告诉我这件衣服是不是真的。”
梁凤英告诉他,当然是真的,都是从英国定制的真防火衣。
“那你不用怕了”,没有犹豫,彭于晏自己完成了这场戏。

《紧急救援》,彭于晏
“所以我真的很感谢Eddie,为什么导演喜欢和他合作,如果不是他,我们不会拍到这么多惊险的戏,只有彭于晏才会这么做”,梁凤英说。
在梁凤英看来,比火戏和爆炸戏更危险的其实是水戏。
因为火还可以控制,而水是无法被控制的,而且她人在水上根本看不到水下的导演和演员处于什么状态。
2011年林超贤在马来西亚拍《逆战》的Ending戏份时,谢霆锋要从30尺高的船上往下跳,当时谢霆锋被卷进了船底,差点出了危险。
“我当时吓得恨不得我自己跳进去”,梁凤英回忆,那次片场危险被她记到现在,对于拍水戏,她是有压力和阴影的。

《逆战》剧照,谢霆锋
所以面对《紧急救援》的大量水戏,梁凤英尽力从源头上保障演员的安全。
剧组有一个十几人的水域安全组,负责在水下确保演员的安全。
山间急流中救人那段戏,剧组用六部打浪机制造出了湍流的效果,然后再用威亚吊住彭于晏,让他完成水中动作。
浪太湍急,彭于晏下水后,有一根威亚被水中的车体扯住,彭于晏猛得被推到水底,打浪机的噪音特别大,现场很难听到呼救声,如果不是有负责安全的潜水员在水下保驾护航,彭于晏很可能会受伤。
最后的沉船戏,是在墨西哥的摄影棚拍的,剧组租了池深40尺的超大水棚,梁凤英希望用淡水注满整个池子。
一来演员要在水下演戏,淡水更安全;二来道具全是铁制的,遇盐水会生锈。

《紧急救援》水下戏
给这么大的水棚装上淡水,一次就要200万港币,梁凤英愿意花这个钱,但当地政府却不同意。摄影棚所在地是一个小渔村,海水资源丰富,淡水资源紧张,如果摄影棚用了淡水,可能旁边的一个酒店就没水了。
最后,剧组只能用太平洋的海水灌满了水棚,彭于晏只能在海水里睁大眼睛完成他的戏份,每次拍完一段都要上岸立刻洗眼睛。
“所以我多谢Eddie”,梁凤英说,“墨西哥的管理者说很多美国片也在那里拍,美国的大明星不会这么配合的。”

《紧急救援》剧照,彭于晏
因为这份敬业和配合,从《破风》之后,林超贤一直关注彭于晏的发展。
他发现,很多导演用彭于晏,用的是他现有的东西,而林超贤希望在自己的戏里,能帮助彭于晏挖掘他没有呈现过给观众的一面。
林超贤认为,以前的彭于晏更多展现的是年轻、不够稳重的一面,而现在的彭于晏已经38岁了,他可以升级到《湄公河行动》中张涵予的位置,去演一个领导者、一个队长。
为了帮助他塑造这种成熟感,《紧急救援》还给彭于晏安排了父亲这一层身份。

《紧急救援》剧照,彭于晏饰演的父亲和片中的儿子
林超贤和彭于晏在拍摄中建立了兄弟般的情谊,很多水下戏,林超贤亲自下水掌机,他希望给演员一种安全感,也便于应对突发情况。
“这次水下的戏很危险,剧情也很复杂,我想准确一点,让演员冒的险少一点”,林超贤说,“如果让摄影师去拍,可能有瑕疵的地方,就会要停机,演员要休息再下水,需要很长时间,演员的心理压力就会很大,如果我在水里,万一有不完美的地方,但我认为是可以的,我能想办法去调整,演员也会很安心。”
林超贤没有学过潜水,他对下水有天然的恐惧。带着设备下水,需要十分钟一步步下潜,为了节省时间,他有一次在18米深的水里逗留了差不多一个小时,最后耳朵都出了问题需要看医生。

林超贤、彭于晏在《紧急救援》片场
最后沉船的那场戏,水里只有林超贤和彭于晏,一个拍一个演,演完一条两人一起浮出水面。水温很低,工作人员马上递来毛巾,两人则一起检讨刚才的问题,检讨完了又一起下潜。
林超贤很喜欢这样的创作氛围,“就很有兄弟的感觉,我们不是不怕的,但就是有一种士气。”
梁凤英说,林超贤和彭于晏加在一起就是疯子。
林超贤则说,他也是有恐惧的,会担心氧气够不够,耳朵会不会出问题,这份恐惧也正是电影的主题。
“我想跟观众分享这个故事的精神,就是克服恐惧的勇气,不管你是哪个岗位的,你有自己的战场,你要用这种勇气去面对你自己的生活。”

相关新闻

最新推荐